慈濟全球資訊網

07月09日
    RSS聯絡捐款徵信服務成果暨收支報告
  • 搜尋
  • 【影音故事館】 Close
    一般搜尋

    進階搜尋
    Web
    站內搜尋
    全球社區網
    大愛新聞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新聞快報 全球新聞 臺灣 勇敢查某囝 孫翠鳳法入戲

勇敢查某囝 孫翠鳳法入戲

E-mail 列印
Next
孫翠鳳二十六歲正式學戲,歷經七年努力克服萬難,成為「明華園」的當家小生;但她不因此自滿,反而更努力求進。在「守護傳統、創新求變」的思維下,以嶄新方式,讓傳統戲曲躍上國際舞臺,也成為演藝界的臺灣之光。

羅通父親 烙印心中五十年

孫翠鳳的父親是大陸北方人,母親是道地的臺灣人。從她小時候,父母親就以唱歌仔戲賺錢,只是,父親是以京劇入戲。孫翠鳳因此對京劇及歌仔戲都有相當的認識,卻也對唱戲感到排斥,因為父母親常不在家。

「為什麼我永遠見不到爸媽,我醒來時他們總是在睡覺?」國小時的孫翠鳳想要見清醒的父母,還得在戲臺下成為觀眾才行。

有一天,姊姊對還是國小的孫翠鳳說:「妹妹,今天爸爸在我們附近的巷子演戲,我們要不要去看?」「要啊!我好久沒有看到爸爸了!」孫翠鳳回說。

孫翠鳳父親生長的河北家鄉,是一個雜耍為生的村莊,從小就學了一身好武藝。在五十年前,歌仔戲唱完後要「加演」一齣「三國」的橋段,常是以京劇表演。孫翠鳳說,那麼多年以前,歌仔戲與京劇就已經融合了,「爸爸功夫很好,跟斗可以翻好幾個,長得又帥、又高大,眼睛炯炯有神。」所以,結婚後便留在孫翠鳳外公的劇團裡演出,因為有底子,很快就成為歌仔戲團知名武生。

孫翠鳳回想,五十年前那一晚的戲碼是「羅通掃北」,她父親飾演羅通。孫翠鳳記得當時橋段演到「羅通歸天」:羅通與老番將激戰,羅通被老番將刺得腸子都跑了出來!然後是「盤腸再戰」橋段,羅通把腸子塞回肚中後繼續武戰……在臺下的孫翠鳳看到羅通被刺的當下,當場大哭:「那個人是誰啊?為什麼可以這樣子欺負我爸爸!他為什麼把槍刺進我爸爸的肚子啊?」

她就這麼看著父親在臺上摔啊、滾啊、翻啊。羅通將死前,得從高臺上「僵屍倒」(武戲術語:身體筆直,憋氣,人挺直後仰倒下)翻下來,然後在地上掙扎痛苦;因為演得太逼真了,孫翠鳳都不敢看。「為什麼我的爸爸要死在舞臺上?」這一段戲成為日後觀眾加點的戲碼。也從那時開始,孫翠鳳著實不喜歡父親的工作。

因緣際會 走上與父母一樣的路


在那個年代,社會對歌仔戲這個表演行業有些輕視。孫翠鳳回憶,有一次,老師在調查班上學生家長職業時,她是最後一個舉手的;當她頭低低的說出「我爸爸是唱歌仔戲的」時,全班哄堂大笑。從那時起,她就很不喜歡歌仔戲這一行,因為大家認為這是黃昏產業,沒有前途。

從「羅通掃北」那一晚之後,孫翠鳳就不再看歌仔戲了!第一是因為當時不懂那只是演戲,不捨父母在舞臺上的「犧牲」;而父母的工作,也讓自己在同學面前抬不起頭來。

後來,孫翠鳳嫁入明華園陳家。就在三十一年前,紅極一時的明華園演出時少了一個丫環的角色,這個不必開口的婢女角色,就只好找臺下的孫翠鳳撐一下場面。

當年明華園拿到歌仔戲的全臺冠軍,也爭取到國父紀念館的演出,更是歌仔戲第一次的室內演出,特別是在國父紀念館裡;所以,明華園全家族的人都動員起來。三房的孫翠鳳夫妻不會演戲,就從事行政、幕後工作,每一房的媳婦都上臺扮演了重要角色,只有她還在臺下瞎忙……

於是,孫翠鳳被導演找來,讓人化完妝後,也不說要她表演,只說:「三嫂,來,你去照鏡子。」這一照,真的被嚇了一跳;「哇!還真的很漂亮,沒看過演古人可以這麼漂亮的。」大家都沒想到「三嫂」扮古裝可以扮得這麼漂亮,她自戀的心情油然而生;只是,才喜上心頭,哪知苦隨即來。

然而,要她演戲,孫翠鳳百般難為;不過,為了家族、為了歌仔戲,又看到明華園上上下下都扛起責任,她只得接下這個角色,「好吧,就這一次!」上了臺,她只要拈起蘭花指、腳踩蓮花步即可。沒想到,孫翠鳳在多年後竟扛起了明華園,自己不但愛上歌仔戲這一行,更大放異彩。如今,時空轉移,歌仔戲演藝人員的專業地位受到社會的肯定與讚賞。

臺上一分鐘 臺下十年功

「我是被自己的自戀給陷害了!」孫翠鳳說,歌仔戲「新生」從化妝、梳頭、穿衣、摺衣等,從頭到尾都得自己打理;也因此,「菜鳥」臉上的妝都畫得有如鬼一般,即使入行三、四年,也往往畫得零零落落。「從演員臉上的妝就可以看出其功力,像主角級的妝都化得很漂亮。」

在國父紀念館公演的那一場戲,是明華園將歌仔從野臺戲提升回室內劇場的重要關鍵演出。孫翠鳳臨時擔任小角色,看到了滿座的觀眾,踏出了第一步,也從此走上「不歸路」。

公演後,孫翠鳳被推上舞臺。有了家族的支持,並鼓勵她有上臺演戲的天分,「我是個優質的女性!」孫翠鳳那分自戀感又油然而生,於是參與了明華園的全臺公演。孫翠鳳開始練唱,也得把臺語練好,但因為底子不好,起初只能演些三線的角色。

孫翠鳳希望能演重要角色,於是要求練功;然而,第一天練功拉筋,就痛得她哇哇大叫。老師便勸她放棄,在一旁觀看就好。一聽到放棄,孫翠鳳那股鬥志被激起了……只是,光拉筋這項就拉了半年才完成。到了「下腰」課程時,老師更坦白說,他們不收這年紀的學生,特別是生過孩子後骨質流失多,一旦受傷就很難復原;況且,要練到極為出色,非得十年的時間不可。

成功 就是不讓你笑第三次的堅持


每當跟十多歲的同學們練功時,孫翠鳳總會被老師作為錯誤的示範,大家在笑時,孫翠鳳總是痛到掉淚。她想,自己比別人晚了十多年,就得花更多的時間與心思學習,當大家下課後,她總是留下來,帶著坐在學步車上的女兒一起練習。

父母或家族其實都沒有人逼她學歌仔戲,但是,自己決定了就一定要做好,這是孫翠鳳堅持:「可以讓你笑一次、兩次,決不能讓你笑第三次!」令大家訝異的是,隔天上課要複習前一天的課程時,孫翠鳳就跟得上進度了。

歌仔戲中的角色金字塔頂端,便是反串的小生,也就是女人演男人角色,得練男生的基本功,反串小生便是孫翠鳳的目標。終於,她在第七年成功演出了,「這是用我身體的健康與傷痛換取的掌聲。」現在,孫翠鳳一到下雨天就不舒服,有坐骨神經痛,甩髮時,頸椎第五、第六節會互相壓迫。

為了演楚霸王一角,右手肩胛脫臼;為了演「李靖斬龍」,拋上空的槍落下來差點刺瞎眼睛,登時滿臉血流如注,不上麻醉藥的縫了六針──因為隔天要在國父紀念館公演,怕上了麻藥後隔天臉會浮腫。

孫翠鳳表示,歌仔戲是臺灣孕育出的文化,卻流落成路邊的野臺戲而逐漸式微。因為明華園不斷提升歌仔戲內涵,從帶進室內公開再到全臺巡迴公演,也打開了一般觀眾對歌仔戲的認識,更讓這個黃昏產業與本土文化能再造新的風采。

走過身心的苦,也走出一片康莊大道,孫翠鳳在專業上終獲得眾人的肯定;不但獲得十大傑出青年,也得到紐約美華亞洲最傑出藝人金獎的殊榮。

拍過電影、電視,演過舞臺劇,甚至出過唱片,孫翠鳳成名後,除了明華園的行程要全臺下鄉表演外,還有國外的邀約演出,更要薪傳授課以及許多公益行程,因此之前一直抽不出空參加大愛臺《菩提禪心》節目的拍攝。

直到2011年,孫翠鳳見到「慈悲三昧水懺」演繹時,有成千上萬人同心傳唱,令她非常感動,便決心排除萬難,終於在去年(2012年)開始參加《菩提禪心》的節目錄製。在節目中,她特別保留傳統段子及宣揚忠孝節義的精神,更以國際舞臺規格製作,也帶著兩個「女兒志工」、徒弟及明華園第三代學生一同參與。以不計成本的心情,完美演繹「以法入戲,以戲說法」的精神,也用歌仔戲的方式為人間佛法賦予新的詮釋。

(文:徐錫滿 本文摘自:《大愛之友》93期)
 
【快報】慈濟全球新聞 ( 各國新聞社區網映象 )

【總彙】慈善新聞醫療新聞教育新聞人文新聞

最新全球新聞

隨選全球新聞


" 不辭勞苦的付出,便是「慈悲」。 "
證嚴法師靜思語

最新:新聞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