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全球資訊網

01月23日
    RSS聯絡捐款徵信服務成果暨收支報告
  • 搜尋
  • 【影音故事館】 Close
    一般搜尋

    進階搜尋
    Web
    站內搜尋
    全球社區網
    大愛新聞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永不畢業 妙博士以校為家

E-mail 列印
慈濟大學勤耕樓四樓,推開掛著「遺傳諮詢中心細胞遺傳實驗室方菊雄教授」的大門,映入眼簾的是掛在牆壁上的白板,密密麻麻記錄著「個案」的資料;七十五歲仍日日檢驗研究的方菊雄說:「醫院把羊水或血液等檢體交給我們檢驗,看看有沒有遺傳疾病。」

進入實驗室的走道有一排書架,全是慈濟出版品,其中證嚴上人的著作,是方菊雄必讀的書籍。這個小小空間也是溫馨「糧倉」,放有糖果、餅乾,還有各式咖啡和茶。

慈濟大學創校開始,他歷經總務長、學務長、副校長、代理校長、校長,退休後受聘為顧問;守著學校、守著實驗室,頭髮花白的方菊雄,笑稱自己「永遠畢不了業」。

「喔!這要問上帝!」


2000年慈濟醫學院改制大學,方菊雄擔任人類遺傳學研究所所長及慈濟醫院優生保健諮詢中心代主任。改制前,方菊雄做了兩任學務長,他說:「任何職務,我不爭取,也不拒絕。需要我做,我就承擔。」

那年5月,李明亮出任衛生署長,校長一職向陽明大學借調藍忠孚教授;當藍校長借調期滿,方菊雄成為代理校長,2002年底真除。

在校長任內,方菊雄致力於四大目標──交流國際化、研究卓越化、人文慈濟化、教學評鑑化。2003年,慈大師生到印尼參與義診和大米發放,開啟海外服務大門;2004年成立華語文中心,提供外籍人士學習,並增設外籍生就讀慈大辦法,提高國際知名度。另外,也和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等國大學簽訂學術交流,和香港大學締結姊妹校。

隻身在臺的方菊雄,以校為家,視學生如子女。2005年底卸任校長時,在校師生舉辦感恩茶會,畢業生紛紛回來,場面溫馨感人。

從第一位校長就開始擔任校長室祕書的蕭惠敏說:「方校長人很nice,沒架子,沒看過他發脾氣;校長是基督徒,但他很敬重上人,跟慈濟也能契合。」

一位基督教長老擔任佛教團體創辦的大學校長,不免有人提出質疑。上人的答覆還是那句話:「我不怕他是基督徒,我只怕他沒信仰。」而方菊雄的回答更妙:「喔!這要問上帝!」

回來臺灣後,方菊雄一直住在花蓮,偶爾母親會從高雄來看他,但是當兒子上班去,老媽媽沒有熟悉的左鄰右舍,沒有寬廣的稻埕,來一、兩天就嚷著要回家,方菊雄有空也回高雄看望母親。他回臺約十年後,母親以九十高齡安然往生,「沒有遺憾!」方菊雄甚是安慰。

帶研究生 也帶小學生


卸下校長職務後,因為一句「我是農家子弟」,上人說:「那就來精舍種菜啊!」方菊雄真的就跑去精舍種菜。戴著斗笠,拿起鋤頭,一身「農夫」打扮。有人問他是在做研究嗎?他笑說是「回到小時候」啦!

除了當「農夫」,2008年,方菊雄又多了一個他做夢都想不到的身分。

當時大愛電視臺節目部企畫了一個兒童科普節目,需要一位「博士」搭配「小助理」,用生動逗趣的表演方式,把「環保從身邊做起」,介紹給觀眾。

「我不想用演員來飾演『博士』,希望能找一位真正的『博士』,而且要親切、造型有喜感。要找這樣的人,難度太高了。」時任節目部文教組組長的陳芝安說:「後來想到方校長,他是美國知名大學博士,慈祥和藹,又說得一口『臺灣國語』,喜感十足,真是不二人選。」

方菊雄起先婉拒。「您就『跟小朋友聊二十分鐘』就好。先錄一集試試看嘛!」陳芝安「連哄帶騙」地「求」到方菊雄點頭。「節目名稱本來叫『東方怪博士』,上人看過試片說,叫『妙博士』好了。」

方菊雄也沒想到「呼叫妙博士」節目一做竟然已經六年多了。製作人、小助理都換好幾代了,「妙博士」這個靈魂人物還屹立不搖,教大家科學新知和怎麼愛護地球,也成了中小學師生和家長心目中的「偶像」。

現任節目製作人莊桂梅和導演林宗明都盛讚「妙博士」謙虛又敬業。林宗明說,不小心NG時,博士會敲自己的頭「自我懲罰」,有時也會「脫稿演出」,讓節目更有趣味;節目屢屢獲獎,他們說:「博士厥功甚偉。」

「退休後,意外踏進電視圈,沒想到又有一個更意外的事件……」方菊雄說,馬偕醫學院籌備到了最後階段,透過牧師敦請方菊雄幫忙,向慈濟「借調」一年,上人欣然應允說:「借了要還喔!」

2008年,方菊雄擔任馬偕醫學院籌備處主任,暫別花蓮住到臺北;2009年3月31日,立案申請通過,並准於同年招生,他感恩地說:「這不是我一個人能成就的,是我運氣好,得到很多貴人相助。」馬偕醫學院成立後,方菊雄依約回到最喜愛的那塊土地——花蓮。

退而不休奉獻臺灣


2009年,方菊雄七十歲,申請退休。陳景亮笑道:「退休當天下午,『肯德基爺爺』又跑去上班。」

原來方菊雄退而不休,慈濟大學和慈濟醫學中心聘請他當顧問,還擔任遺傳諮詢中心負責人,以及慈大分子生物暨人類遺傳學系教授。

在美國的兩個孩子學業完成、就業了,2011年妻子黃靜枝辦理退休,也回到臺灣花蓮,跟先生團聚,方菊雄從此擺脫「獨居老人」的生活。

每天早上七點起床,八點準時到實驗室。細胞遺傳實驗室接受各醫院送來的羊水、血液、骨髓、流產物檢體。技術員用一千倍的顯微鏡檢查染色體,篩檢有無異常,寫成報告。

「產前若發現胎兒有遺傳疾病,如性別障礙、外觀不夠完整、將來無法生育等,但他的智商沒有問題,生活還能自理,當然有生存的權利。」方菊雄說:「如果是非常嚴重的疾病,則讓父母自行決定,但不能莽撞,免得影響人家的婚姻。」

這個團隊除了有實驗室,還有專業的諮詢員、社工和心理專家。有些父母求完美,稍有「瑕疵」就不要,但遺傳疾病並不是一出生就會顯現。「臺灣女性一直居於不利地位,孩子有問題,婆婆通常都會怪罪媳婦。」方菊雄很感慨:「孩子有遺傳疾病,父母都不是故意的,這不是誰的錯。」

除了婚前優生健檢以及產前產後檢查,在實驗室擔任十六年技術員的葉忠南說:「篩檢骨髓細胞是我們很大的一個特色,經由染色體的狀況,可以更進一步讓醫師判別給腫瘤患者用藥的方式。」

葉忠南說,方菊雄就像「慈祥的阿公」;實驗室團隊一員的李姿瑩,是方菊雄的學生,現在像一個被鍾愛的女兒,必須經常「管管老爸」:「不許喝可樂!不許吃太多水果!」

方菊雄授課外的時間都在實驗室,甚至晚餐後還會進來看報告;以校為家,他笑稱自己「永遠畢不了業」。

「七十多歲了,還有人要我,還有工作可以做,真是幸福。」方菊雄說。看著慈濟大學「誕生」,看著它「長大」,聽到人家對慈大畢業生的好評,方菊雄很安慰。但他覺得「慈濟大學可以做得更好」,甚至「慈濟潛力無窮,可以做得更好」、「臺灣條件很好,可以做得更好」。

殷殷期盼的心態,只因有愛,愛這片生他、養他、育他的土地。回首七十多年的生命,「把後半生奉獻給臺灣」的心願終能達成。方菊雄說:「我是基督徒,一生抱著『順服』的心,來來去去,上上下下,總是自由自在!」【更多內容,請參閱請參閱教育25聯合校慶專欄報導】

(文:陳美羿 摘自〈慈濟〉月刊574期)
 

" 最幸福的人就是能寬容與悲憫一切眾生的人。 "
證嚴法師靜思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