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全球資訊網

10月23日
    RSS聯絡捐款徵信服務成果暨收支報告
  • 搜尋
  • 【影音故事館】 Close
    一般搜尋

    進階搜尋
    Web
    站內搜尋
    全球社區網
    大愛新聞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器官捐贈協調師 救人第一

E-mail 列印
Next
「若只站在取得器官的角度跟家屬互動,怎麼看都會像一隻禿鷹;應該要當成做善終服務,這工作才能做得長久。」身為器官捐贈協調師的潘瑾慧認為自己的角色就是個樞紐。每當看到生命驟逝,難免不捨;但有生命因此重生,又代表無限希望。即使做協調師,沒有真正的下班時間,只要一有緊急任務,就要快速奔回,因為她明白哪有比救人工作更神聖的呢?

潘瑾慧從無憂無慮的荳蔻少女,到成為獨當一面的器官捐贈協調師,她花了二十幾年時間去累積。志為護理,是她最先的選擇;如今轉換職務,在生死交會之間,扮演「推手」角色。

她不斷藉由講座宣導器捐理念,認真和用心投入這個領域,2014年獲得全國「傑出護理人員服務奉獻獎」及新北市頒發的「第二屆護理傑出獎」,她最想把獎項獻給那些默默奉獻器官的捐贈者和家屬,是他們的大愛喜捨,才成就了她的非凡!

第二屆護專生

潘瑾慧是慈濟護專(現已改制為慈濟技術學院)五專部第二屆畢業生,入學時年僅十五歲,隻身提著行李從臺北來花蓮報到,並無家人作陪;她個性落落大方,絲毫不感覺城鄉落差有何不便,反而很享受此地的人文及善良民風。

課堂上,她最有印象的是解剖學,由慈濟醫院小兒科醫師朱家祥兼任老師,非常嚴格,規定學生每天抱一副骨骼回去研究和辨識,而且聲明:「只要掉任何一根,我就從你們身上拔!」到了學期末考跑堂時,大家都很緊張,還好多數安全過關。

生活上,有師長和懿德媽媽的提攜和照料,一切安穩。幾位來自北部的懿德媽媽,常帶著小點心來探望,這對離鄉背井的小女生而言,很有家庭的溫暖;她們有心事,也會對著懿德媽媽傾訴,藉由通信溝通彼此想法。「我覺得懿德媽媽的制度很棒,對我們心靈很有撫慰作用,就像我的另一位媽媽。」

一起等待未知


潘瑾慧畢業時拿到全校第二名好成績,回到臺北在振興醫院擔任護理人員。振興醫院以心臟移植手術聞名,她照顧的病人中有一些等不到器官而去世。「這不像等公車、等考試放榜、等孩子出生,終會有結果;等待器官移植者,很多都靠強心針、呼吸器、體外循環器維持著,是沒有多少籌碼可跟老天爺討價還價。」

最讓她感到衝擊的是,往往休假一回來,病房內就有人離開,因為等不及了;也有人開始進行接受器捐的前置作業,包括禁食、打點滴、觀察,就等心臟取回後接受移植,在那臨門一腳卻聽到對方撤除捐贈……

照顧病人日久,當面臨生死離別時,她極度不捨,也埋下日後走上器捐協調師的因子。

同理家屬心情

臺大醫院是潘瑾慧擔任器官捐贈協調師的第一站,一聽到有合作關係的外院,出現可能的捐贈對象,她就要出任務,從北到南都有她走過的足跡。

也因為與外院互動頻仍,她認真任事的特質被看見了,亞東醫院外科加護病房主任洪芳明力邀她加入移植團隊,與醫師、護理、社工一起運作,「當器捐者要被推入手術房的那一刻,所有團隊成員會對家屬深深一鞠躬,致上最高敬意。」

在潘瑾慧的心中,器捐是無私的奉獻,是「大愛」的表現,這是她從學生時代就已建立的觀念,所以無論如何,對家屬都要做到「尊重」,也要顧及捐者遺容的「尊嚴」。

因此,捐贈眼角膜者取出眼球後,醫師會在眼窩放進一顆小紗球填塞,也會細心地把線縫在睫毛的根部,線頭一剪就像睫毛一般,家屬常說看起來好像閉眼睡眠狀態;在幫捐贈者穿衣前,醫護人員會把他們身上的傷口和優碘清除乾淨。

潘瑾慧可想像家屬做出捐贈的決定,有多煎熬,最初他們會希望有個傾聽者,聽他訴說一切;之後就會想了解,捐贈的器官可幫助多少人?手術後,會想探問受贈者過得好不好,器官有無發揮效用?真正的悲傷期是在捐贈結束、喪禮辦完後才會顯現。

沒有下班時間


擔任器官捐贈協調師十二年,促成一百六十六個案例,潘瑾慧怎麼也沒想到,有天會碰到熟人——是以前就讀慈濟護專時的懿德媽媽周照子,由於她的獨子發生工安意外、從高處摔下,送至亞東醫院急救,判定腦死。

潘瑾慧一路相伴,看到周照子很果決地做下捐贈器官的決定,明明心很痛,但重複說著上人法語自勉:「無用之用是為大用」、「生命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既然自己用不到了,就捐給別人」等想法。

潘瑾慧一邊聽著、一邊垂淚,反而是周照子強忍淚水,對她說:「我知道你的眼淚是為我而流,但我現在不能哭,必須堅強去處理兒子的事。」聽到這番話,她更心疼了,也感受到母愛真偉大!

器捐者家屬在看到別人的需要後,忍痛付出,從生命中也得到昇華;當然,潘瑾慧也曾遇過同意後又反悔的家屬,雖然無法促成器捐,她並不懊惱,因為能夠體諒家屬的心情,那是多麼難以割捨之愛,這是人之常情。

「若只站在取得器官的角度跟家屬互動,怎麼看都會像一隻禿鷹;應該要當成做善終服務,這工作才能做得長久。」潘瑾慧認為自己的角色就是個樞紐,盡力去協調捐受雙方,萬一沒捐成,也只能說因緣不成熟,沒有絕對的對與錯。

每當看到生命驟逝,難免不捨;但多個生命因此重生,又代表無限希望。潘瑾慧認為即使做協調師,沒有真正的下班時間,一有緊急任務,就要快速奔回,有時才剛買完電影票準備進場,也不得不放棄。這些她毫不抱怨,因為哪有比救人工作更神聖的呢?【更多內容,請參閱請參閱教育25聯合校慶專欄報導】

(文:黃秀花 摘自:《慈濟》月刊第575期)
 

" 捨去眼前的煩惱,才能當下擁有慈悲的法喜。 "
證嚴法師靜思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