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全球資訊網

03月06日
    RSS聯絡捐款徵信服務成果暨收支報告
  • 搜尋
  • 【影音故事館】 Close
    一般搜尋

    進階搜尋
    Web
    站內搜尋
    全球社區網
    大愛新聞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慈濟專題 教育專題 無語良師 無言之教,生命之花

無言之教,生命之花

E-mail 列印
Next
來自各院校的師長們、慈大的藍校長、郭院長、各位師長、大體老師的家屬菩薩,以及同學們,大家好:

此時的心情真的很難形容,是感恩,也是追思;無論是感恩或追思,總會勾起許多回憶。大體老師裡面有不少是我認識的人;有委員、有慈誠隊,有他們的父母親,還有環保志工菩薩們;這些人都曾為慈濟出錢出力,為社會付出。

這些大德們,有的在慈濟才剛要起步,還沒走得很遠,就已經到了人生盡頭;有的人則很已經資深。無論如何,即使生命已盡,他們還把這副身體奉獻出來,成就孩子們的醫學專業。

回想七、八年前,慈濟醫學院剛成立;醫學生有一堂最重要的課程,就是「解剖」;可是,解剖用的大體要從哪裡取得呢?

生命的構造非常奧祕,但是我常說,人對於自己的軀體,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生、老、病、死是每個人都不可避免的。生,已經來了;老,是很自然的事;死,更是每個人都逃不過;但是,其中最苦的是病啊!人在病痛中,醫師若能診斷出病因,對症下藥,病人很快就能恢復健康。假如醫學生在學習的階段,對人體的認識有所缺漏,將來要醫治病人時就不免產生困難。

因此,要醫病救人,醫學生的教育及訓練過程非常重要。所以,我在蓋醫院時開始推動器官捐贈;建立醫學院時,又推動大體捐贈。

一路走來,許多慈濟人生時歡喜付出,滿懷感恩,體會生命真正的價值;更認同往生後的軀體,可以奉獻出來作為醫學研究之用,欣然捐贈大體,發揮生命最後的良能。

各位今天前來追思,來陪伴家人走過這人生的最後一段路,我知道大家心中都萬分不捨,我的心情也跟大家一樣。不過,我很感恩,甚至充滿法喜,他們將生命的精采發揮得淋漓盡致,我覺得他們的心已經覺悟了。他們在世時方向沒有偏差;即使有過錯誤的人生,也已經回頭,行在菩薩道了;這一念善心起,立地即成佛。

我們只要起一念善心,發心當下就是菩薩心,就是佛陀的心;何況大體老師連遺留在人間的軀體都充分利用了。仔細想想,這是不是值得我們祝福及歡喜的事?因為他的奉獻,可以讓很多人得到解救。

回顧過去這幾年,要感恩許多慈濟人響應我的倡導。大愛電視台有一則廣告︰有一位大體老師在生前對大家說話,那位大體老師就是李鶴振居士。他在世的時候,有一天,精舍中午開飯時,他和太太站在走廊等我,看到我馬上虔誠地頂禮。我問他:「今天回來有什麼事嗎?」他臉上掛著笑容對我說:「師父,我要住進心蓮病房。」我那時覺得他一點都不像病人,所以連問了好幾次。我說:「你知道心蓮病房的意思嗎?」他回答:「我知道,師父;我的生命剩下三個月而已。」

我還是半信半疑。用完餐,他又向我頂禮,說等一下要到醫院報到。我又問:「李居士,你在跟我開玩笑嗎?」他說:「不是,我得了胰臟癌,醫師告訴我剩下三個月而已。師父您不是說,身體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嗎?我只剩下三個月的使用權,一口氣吸不進來,就沒有使用權了。我想,不如把使用權交給師父,給我們醫學院的孩子解剖。」他的語氣及神情是那樣豁達,像是在話家常一般。

幾天後我到心蓮病房看他,他還是一樣掛著笑容。我問他:「在這裡覺得怎麼樣?」他說:「我睡得很好;該睡時就睡,該吃時我就吃,我還利用時間做志工。」「你怎麼做志工?」他說:「我不能做什麼,但是我能跟其他病人說話,做心理輔導志工。」他連住在心蓮病房時都在發揮他的良能。

那一年快到歲末祝福時,他對我說:「師父,我已經辦退休了;我要拿退休金來當榮董,但願能讓師父授證。」收到這筆錢,我好心疼,也好感恩;這麼一位解脫生死的人間行者,既輕安,又自在,我真為他感到歡喜。

之後我請志工跟醫學院聯絡,讓同學們來跟李居士對話,聽聽這位還活著的大體老師說話。

有一天,在我行腳之前,便帶著他的榮董證,要到醫院親自為他授證。沒在病房裡看到他,醫師、護士跟我說他在交誼廳。到了那兒,只見李居士坐在椅子上,前面的地板上坐滿了學生——我們醫學院的孩子真的來了。我不想驚動他們,就站在遠處聽他對學生說話。他對學生說的話,令我很是震撼!他說:「你們將來會成為醫師;師父說,醫師是大醫王、是良醫、是活佛。我要把我的身體交給你們,你們可以在我身上畫錯幾十刀、幾百刀,將來千萬不能在病人身上畫錯一刀。」

我聽了真的好感動、好敬佩!我走到他身邊,他雖然插著鼻胃管、掛著點滴,看到我還是同樣恭敬地跪下;我要將他扶起來,他說:「不,我要跪著接受師父的授證。」從那天之後,他的身體就一直走下坡。

當他撐得很辛苦時,醫師建議他做氣切;但是動了刀就不能捐大體。他想:「我一定要留下完整的身軀交給我們的學生。」因此,雖然病魔不斷折磨他,他還是忍著,只為了將一個完整的身軀留給學生。

第一屆醫學生在大體火化儀式前,每個人都寫了一封信,向無言的老師表達心中深切的情感。看到這些信,我體會到學生們對大體老師的感情,真的很動人;學生們都有感於大體老師付出而立誓成為良醫;我想,這是大體老師對世間最大的貢獻。

瞭解了身軀的功能,我們能為人間做很多事:健康時為苦難眾生付出;生命終了,還可以將身體奉獻給醫學研究。不管是器官捐贈,延續別人的生命;或是提供臨床解剖及醫學生的解剖學習,讓準醫師們瞭解病理。就算我們往生了,還可以讓肉身遺愛人間啊!

總而言之,非常感恩無言老師的奉獻,成就醫療志業;同時也要感恩「忍痛割愛」的家屬。我知道大家現在的心情跟我一樣不捨;畢竟,其中有許多跟著我行菩薩道的弟子。不過,人間總是這麼無常,總有一天,我們也會走到盡頭。所以,能做出奉獻大體的決定,的確是功德無量。

感恩說不盡,我相信,我們的孩子絕對不會枉費大體老師的愛心,更相信他們將來會是一位救世的大醫王,是「看病人」的良醫。

目前慈濟醫學院的第三屆醫學生已經授袍,要開始走進醫院、接觸病人,展開良醫的生涯;而大體老師對這些醫學生的貢獻,功不可沒。所以,我們要安心,要用祝福的心,祝福已經把身體奉獻出來的家人;今天是他功德圓滿的日子,我們應該虔敬地追思、感恩與祝福。

(本文為二○○二年三月三日上人於慈濟大學大體老師火化入龕追思儀式開示)

 

資料來源:取自《無語良師》‧2003/02/01出版
 

" 學佛的第一步是要少欲知足,使心靈安住,智慧增長。 "
證嚴法師靜思語

相關連結